13306647218

Copper Tube Information

Company dynamics

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散装卫生巾背后)

author:MF manufacturerstime:2022-03-09 11:36:46

文|刘晔白雪扬

编辑|时钟15

陈欢还记得。 自己和大学朋友来月经的第一天,经常面临的选择是吃晚饭,还是用餐费买卫生巾。 其实,对于女性们来说,这个选择题只有一个答案的——卫生巾是必需品。

现在,在很多城市,女性们越来越有机会选择卫生巾品牌,但对女性来说,每月购买的卫生巾是固定的支出。 偏远地区的女性当然收入少,或者其他条件不足,因此不得不放弃使用卫生巾。

从月经带到现在市面上的八花八门的卫生巾品牌和淘宝上销售的散装卫生巾,女性卫生巾卫生用品总是占据着真正或虚拟的购物车。 虽然不同时代、不同年龄、不同地区的女性还没有完全摆脱月经的耻辱,但女性的“卫生巾自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月经带到卫生巾

1989年,11岁的湖南姑娘成娜迎来了自己的初潮。 她上学很早,几个年龄相仿的同班女生来月经了。 同学之间不好意思讨论月经,成娜可以在走廊里偷看来月经的女孩裤子上留下的血迹。

成娜的心不是恐慌。 放学后回家,成娜告诉妈妈下面出血了。 在妈妈的房间里,成娜脱下裤子给妈妈看。 妈妈告诉成娜,她第一次月经来得早,可能和喝了一段时间刺激性发育的蜂王浆有关,她说不要害怕。 然后,从抽屉里拿出“可以依靠kotex”品牌的卫生巾,教了贴在裤子上的方法。 这是她青春期唯一一次和母亲月经。

这时,国内首次引进卫生巾生产线才七八年。 当时,一袋卫生巾卖7角。 价格是以前大家用的厕纸的四倍以上。 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很多女性的使用。 到1990年,卫生巾在国内的年销售额达到20亿张,越来越多的女性抛弃了月经带。

当时,卫生巾是没有侧翼的长形状。 成娜想起卫生巾很厚,里面铺着厚厚的棉。 如果不更换4个小时以上,脱裤子的时候棉花会漂浮,夏天也会出现痱子。

与母亲和年长4岁的姐姐相比,成娜感到了自己的幸运。 到目前为止,妈妈和姐姐长期在经期,使用的是月经带——块长布。 两端系着浅颜色的棉,女性在布上放着棉和废纸等吸水材料系在腰上。

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散装卫生巾背后)

过去妇女使用的月经带/图源网络

但是,在月经带的后面,混杂着难以让人看到的话题。 成娜小时候,曾听到母亲和几个女同事说话。 在谈到年轻的几岁女同事时,他评价说“很笼统”,然后把洗好的月经带堂堂正正地挂在晾衣绳上。 成娜的记忆中,看不到妈妈和姐姐换的月经带,总是被洗好的衣服和毛巾夹着晾晒。

月经带意味着更麻烦。 睡觉的时候,经血容易漏到床上。 成娜姐姐,有时候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床单上有血,不要让家人知道,用被子盖起来,放学回家后洗洗。 血液留在床单上一天更难清洗,清洗后多留有一块污渍。

从1990年到2000年,卫生巾外资品牌如宝洁; g的“护舒宝”、日本花王的“乐而雅”、日本优衣库的“苏菲”、金佑利的“高洁丝”——成娜使用的“靠谱”——陆续进入国内市场,这些外资品牌一度达到90%的市场份额。

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散装卫生巾背后)

现在市场上正在选择五花八门的卫生巾。 (图源网络

月经带很快退出了历史舞台。 成娜来月经的10年后,1999年,全国共有1000多家卫生巾生产厂家,全国妇女每年消费卫生巾300亿张,比1990年的20亿张翻了15倍。

女性卫生用品消费越来越丰富,除了主导卫生巾外,还有卫生棉棒、月经杯。

在此期间,进入大学的成娜在江苏女孩的推荐下使用了卫生棉棒。 我以前在杂志上看到过棉签广告,不会泄露到旁边,经期也可以去游泳。 接受了新东西的娜娜,还是选择了尝试。 从那以后,我逐渐扔掉卫生巾,长年使用办公卫生棉签。

2017年中旬,成娜11岁的女儿也迎来了初潮。 成娜觉得比起自己和上一代,在大城市长大的女儿对生理期的观念和态度更开放、更健康。 女儿总是和和娜争论哪个牌子的卫生巾舒适、性价比高。 如果电商平台每隔半年引力变大,母女俩也会一起选择自己喜欢的品牌囤积。

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散装卫生巾背后)

双十一、卫生巾品牌在电商上的折扣。 (图源网络

但是,随着卫生巾的普及,女孩子们开始重视经期的护理,“月经耻”并没有消失。

时至今日,大多数年轻女性仍然不敢在公共场合取出卫生巾,在花纹小布袋里放几条卫生巾放进包里,必要时把整个花纹包拿到厕所去。 在一些南方地区,女孩子们把来月经的事称为“来m”,把卫生巾改为“面包”,以免出现在公共场合说话的尴尬。

裁缝店里的“散装卫生巾”

和娜娜一样,汕尾町的女儿陈欢也是11岁第一次来月经。 这一年是2009年。

初潮前,没有人告诉过她月经的事。 那天来例假的时候,陈欢觉得自己病了。 我不敢告诉家人,也不敢出门。 直到那天晚上睡觉前,陈欢才鼓起勇气告诉妈妈。 妈妈给了我卫生巾,教了我使用方法。

陈欢也问过妈妈什么是卫生巾,但妈妈总是把话题转移到一边。 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陈欢觉得之后每天都在用卫生巾,直到在日历上做标记找到规律,她才意识到月经一个月只来几天。

对于经期的一切困惑和困惑,陈欢只藏在心里。 在她长大的地方,女孩之间也不互相交流的——女孩们害怕彼此认识。 来月经之前,陈欢和朋友一起上厕所,朋友拿着卫生巾躲着。 她觉得奇怪,同伴只是小声告诉她,不能说这是秘密。

月经来后,陈欢这才知道,妈妈给我卫生巾是从家附近的裁缝店买的。 从那以后,这家裁缝店成了她每月来访的地方。 在她的认知中,经期买卫生巾是一件丢脸的事。 陈欢每次都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进去。

除了在家,镇上几乎所有的女性都从这家裁缝店购买卫生巾。 裁缝店到处都是布料,角落里放着大麻袋的散装卫生巾。 有人来买的时候,老板娘把装玫瑰卫生巾的麻袋拖出来,五块钱就能买八九十张玫瑰卫生巾。

两年后,初二学生陈欢从一个镇上来的同学那里得知,卫生巾不是散装的。 从那以后,她开始使用更舒适的单独包装的卫生巾。 2011年这一年,国内卫生巾(包括护垫)消费量达到581亿张,渗透率达到86.6%。

之后卫生巾的消费量逐年增加。 某知名卫生巾品牌营销总监向每日人物介绍,2019年我国卫生巾销售额870亿张,覆盖率超过99%以上。 这意味着,基本上中国女性消费者可以买到她需要的卫生巾,但不排除极少数特别贫困的家庭仍然控制不住卫生巾的费用。

上周,淘宝推出100张售价21.99元的散装卫生巾,在微博和各大论坛引发热议。 看到这个热卖,陈欢想起了去裁缝店买的卖玫瑰的卫生巾。

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散装卫生巾背后)

话题的“散装卫生巾”/图源网络

“那时买卫生巾也有困难。 我不能说问老板娘是从哪里进货的。 去买东西的时候总是看到她被从地上的某个地方拖出来,现在想起来真不卫生。 ”陈欢感到害怕。

尽管过去十年,陈欢对散装卫生巾的担忧,并不是危言耸听。

最近,公益组织橙色伞在淘宝上订购了话题相同的2毛1编散装卫生巾进行质量评价。 评价结果表明,散装卫生巾与普通卫生巾相比表面非常粗糙,几乎没有吸收液体的能力。 搓揉后,卫生巾表面出现很多棉屑,几经搓揉就烂了。 卫生巾靠近大腿内侧时,十几分钟后瘙痒难忍,出了淡淡的红疹。

偏远地区女性的“卫生巾自由”

“散装卫生巾”背后的月经贫困现象不容忽视。 现在,身处偏远地区的女性在经期也很难获得必要的卫生产品。

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年)》,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儿童人数为4000万人。 据公益组织测算,12~16岁经期女童约占10%,约400万人,集中分布在与“三区三州”相关的六省区和中西部地区的169个深度贫困县。

老爷巴久是青海玉树自治州杂多县萨呼腾镇寄宿小学的老师。 他对每天的人物说,自己的女学生大多没有使用卫生巾,姐姐和妈妈的经期也只是用厕纸铺在内衣里。 牧区行人稀少,方圆几公里可能只有一家小卖部,不卖卫生巾。 女性卫生用品需要去附近城镇的超市买,但家里只有父亲去镇上买,女孩子们不好意思让父亲给她们买卫生巾,只好买卷纸代替。

即使是夫妻,双方也基本上不进行生理交流。 旦周巴久和夫妇一起开车去摘过虫草。 出发前买了所有的物资,同行的夫妇为了买卫生巾吵了起来。 妻子让丈夫买了几条卫生巾,但丈夫拒绝了。 最后,旦周巴久去小卖部帮忙回购。 这也是他第一次去买卫生巾。

当周巴久问老板娘有没有卫生巾时,老板娘给他拿来了一叠餐巾纸。 他说女人们在用,老板娘有点吃惊,害羞地拿出卫生巾。 老爷巴久迅速结了帐,跑出了小卖部。

在玉树另一个曲麻莱县约改镇中心寄宿制小学教语文的索玛老师,和旦周巴久一样,也是公益组织格桑花教育救助会的志愿者。 在“格桑花计划”开始之前,西藏牧区的女孩子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月经,父母也没有和她们沟通。 父母对月经的误解有时也会影响女孩的学业。

她记得,一位父母离婚的女学生来月经后,因为保守和恐惧,不敢告诉别人,用旧布铺在下面,后来因为身体原因不想上学,就被住在一起的父亲骂了,不想偷懒学习。

女孩子们也可能对卫生巾的选择和使用方法感到困惑。 买便宜劣质的卫生巾,使用后也会出现湿疹。

为此,教育组织格桑花协会面向牧区中学生,提供生理健康教育和物质支持。 所有初潮的女孩都将获得汉藏双语青春期基础知识手册和护花包,其中包括女孩生理所需的大部分内容。

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散装卫生巾背后)

“格桑花计划”护花包/图源访问者

在西藏长大,索玛老师也经历了月经带来的窘迫。 她14岁时和姐姐在山坡上赶牛,在山上小便时发现自己在流血,以为自己在流鼻血。 回家后,姐姐可以教我,把作业本上的纸揭下来铺在下面。 但是工作书的纸太硬了,渐渐被旧布取代,脏了就去河里洗干净。

近年来,卫生巾市场日趋饱和,大品牌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和沿海发达地区。 三线城市及乡镇市场卫生巾需求进一步提高。 一些卫生巾品牌正在加强这些新的下沉市场的扩张。

在偏远地区,进军超市的多是国产卫生巾品牌。 那里即使能网购,但收入不高,或者品牌卫生巾不够用,女性依然不考虑用大品牌的卫生巾。 很多时候,这些地方也是“散装卫生巾”的市场。

进入中学后,索马老师开始使用厕纸。 再过几年,她就换卫生巾了。 现在,有了教师做的荞麦面,就已经实现了物质上的“卫生巾自由”。 但是,她用的卫生巾是姐姐从微店买的“绿叶爱生活”牌卫生巾,每包10张,500元买一盒。 里面有100包。 索玛老师一般点一盒,自己囤积起来,也很容易提供给来例假的学生。

在形态各异的下沉市场,散装卫生巾特别受欢迎。 没有太多选择,是贫困对一些女性施加的难以言喻的隐藏方式。

在“散装卫生巾”热销之前,“月经贫困”从未如此受到关注。 在这一热中,很多女性分享了自己的处境和选择方式。 虽然经期产品的选择越来越多,但距离女性真正实现自己的“卫生巾自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中成娜、陈欢是化名,唐志如对此文也有贡献。 )